歡迎光臨南陽同道石油機械制造有限公司!
請選擇語言:中 文 | English | Русский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

公司新聞

國際石油市場2018年回顧及2019年展望

瀏覽次數:   更新時間:2019-2-3 14:53:43   發布人:南陽同道

  2018年,世界石油市場基本面重回平衡后再度轉為寬松,國際油價震蕩上行后又深度下挫,但年均價大幅提升,并一度創下近四年高點。2019年,世界石油市場將維持供略大于需態勢,市場動蕩性不弱于上年,國際油價將呈寬幅震蕩走勢。

  基準情景認為,2019年,布倫特原油全年均價范圍在60美元/桶至65美元/桶。如果由于產油國地緣政治動蕩導致石油供應銳減,國際油價均價水平將升至70美元/桶至75美元/桶。如果全球經濟復蘇受阻、“減產聯盟”減產執行情況變差、美國原油產量強勢增長,則全年油價均價水平或降至55美元/桶至60美元/桶以下。

  2018年,世界石油市場基本面重回平衡后再度轉為寬松,國際油價震蕩上行后又深度下挫,但年均價大幅提升,并一度創下近四年高點。2019年,世界石油市場將維持供略大于需態勢,市場動蕩性不弱于上年,國際油價將呈寬幅震蕩走勢。

2018年國際石油市場回顧

  2018年,世界石油需求穩步增長,但油價上漲及中美經貿摩擦等對需求有一定負面影響;美國繼續引領非歐佩克石油供應大幅提升;伊朗重遭美國制裁,石油出口下降明顯;“減產聯盟”相機調整產量政策(減產—增產—減產),世界石油市場基本面重歸平衡后再度轉向過剩,國際油價震蕩沖高后深度下挫,但年均價連續第二年上漲。同時,年內重大地緣政治事件多發,對國際油價短期波動的影響巨大。

  1. 國際油價震蕩沖高后深度下挫,年均價高于上年

  2018年,布倫特原油期貨年均價為71.69美元/桶,比上年提高16.96美元/桶,漲幅達31%WTI原油期貨年均價為64.90美元/桶,比上年提高14.05美元/桶,漲幅達27.6%。10月3日,布倫特和WTI原油期貨價格分別創下86.29美元/桶和76.41美元/桶的近四年高點;但1224日,布倫特和WTI期貨價格又分別跌至50.47美元/桶和42.53美元/桶的一年多來最低。

  2. 全球經濟增長前景轉弱,世界石油需求增速回落

  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3.7%,與上年持平,世界石油需求比上年提高140萬桶/日,低于2017150萬桶/日的增量。美國挑起與中國及其他主要貿易伙伴之間的貿易摩擦成為經濟增長的重要掣肘。同時金融環境收緊、地緣政治局勢緊張以及石油進口成本上升使新興經濟體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加之國際油價總體水平回升,使世界石油需求增長受到一定影響。

  3. 美國恢復對伊朗制裁主導市場基本面變化,影響全年油價

  201858日,美國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并要求各國在11月前停止對伊朗石油進口,否則將受到制裁。伊朗石油出口量自此開始逐漸下降,并引發“減產聯盟”增產應對。圍繞美國恢復對伊制裁可能引發供應緊缺預期是10月初之前國際油價持續走高的重要原因。115日,美國對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正式生效,但給予中國、印度、韓國、日本、希臘、意大利、土耳其和中國臺灣等8個國家和地區180天豁免期。美國恢復對伊制裁不及預期嚴苛,成為年底國際油價大幅下降的重要原因。

  4. “減產聯盟”前期合作效果顯著,后期因沙特受制美國把控能力下降

  201810月中旬沙特記者卡舒吉被殺事件發酵前,以沙特和俄羅斯為首的“減產聯盟”繼續深化合作,致力于維護石油市場平衡和油價穩定。20181月至5月,“減產聯盟”保持超高減產執行率,助力石油市場基本面重歸平衡狀態(市場供需相當、庫存降至5年平均水平以下)。面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石油產量下降預期,623日“減產聯盟”會議決定將減產執行率降至100%以彌補潛在的供應缺口,以沙特和俄羅斯為首的產油國隨之增產。增產實施后,“減產聯盟”實際增產幅度高出伊朗和委內瑞拉兩國產量降幅,加之美國對伊朗制裁正式生效后給予部分國家和地區暫時豁免、美國原油產量不斷突破歷史新高等因素導致全球石油市場再度出現供應過剩。12月7日“減產聯盟”決定在10月產量基礎上減產120萬桶/日(其中歐佩克減產80萬桶/日,非歐佩克減產40萬桶/日),20191月起執行,時限6個月。值得注意的是,受記者卡舒吉被殺事件影響,沙特政治上受制于美國,2018年后期“減產聯盟”主動把控市場形勢的能力受到市場質疑。

  5. 美國超越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原油生產國,對國際油市影響力增強

  2018年美國原油產量達到1088萬桶/日,比上年提高153萬桶/日,遠高于201752萬桶/日的同比增量。受二疊盆地(美國原油產量增長的主要來源地)外輸基礎設施瓶頸所限,2018年年中以來美國原油產量增速有所放緩,但其產量的增勢沒有改變。11月中旬美國周度原油產量達到1170萬桶/日,超越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產國。1130日當周,美國周度原油和成品油出口量超過進口量,為至少1991年以來的首次。美國石油產量提升、出口量增加,并不斷向“石油獨立”的目標邁進,使其對國際石油市場的影響力進一步加強。2018年美國通過制裁伊朗、牽制沙特、挑起貿易摩擦等手段給世界經濟和國際油價走勢帶來了嚴重擾動。沙特、俄羅斯和美國已成為左右國際油價走勢的主要供應博弈方。

  6. 全球石油市場基本面回歸平衡后再度轉向過剩,全年平均供大于求

  2018年全年,全球石油市場總體供大于需60萬桶/日。分季度來看,一、二、三、四季度全球市場分別供大于求10萬桶/日、50萬桶/日、110萬桶/日和80萬桶/日。4月份開始,經合組織商業石油庫存降至5年平均值以下,從供需對比、庫存角度來看全球石油市場重歸基本平衡狀態。5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后,沙特和俄羅斯領銜的“減產聯盟”隨之決定增產,加上伊朗石油出口降幅不及預期、美國原油產量不斷突破歷史新高,全球石油市場重又出現供大于求的局面,10月經合組織商業石油庫存重回5年平均水平之上。

  7. 政治因素再度主導油價走勢,美元走勢影響弱化

  2018年上半年國際油價兩次站穩新的臺階均由地緣政治事件觸發:站穩70美元/桶是由于美英法聯軍對敘利亞實施軍事打擊,首次突破80美元/桶是由于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并決定恢復對伊制裁引發市場對石油供應可能短缺的憂慮。103日,國際油價達到近4年高點也是由于美國對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臨近導致市場擔憂情緒不斷升溫所致。臨近2018年年底,油價深跌過程中政治因素同樣起到重要作用。10月份開始美國中期選舉進入沖刺階段,中旬沙特記者卡舒吉被殺事件發酵,沙特面臨美國政治施壓,投資人對其穩定市場和油價的決心生疑,加上美國對伊朗石油出口制裁正式實施后給予8個國家和地區暫時豁免,不及此前“令伊朗石油出口量降至零”的預期嚴苛,觸發投資者情緒轉向、并導致油價劇烈下跌。

  2018年美元從低位恢復,這背后既有中美經貿摩擦背景下美元避險需求相對增加的原因,也有美聯儲貨幣政策不斷收緊、美國減稅政策刺激其經濟增長帶來的利好。不過,從全年水平來看,2018年美元相比2017年仍下降3%。從日度數據分析看,2018年國際油價與美元指數同漲同跌的情況占多數,表明這一時段美元對油價走勢影響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受全球經濟轉向、中美經貿摩擦以及英國脫歐等風險因素影響,投資者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不斷積蓄,10月份以后全球股市同步大幅下挫、金融市場信心潰散,也對臨近年底時國際油價的大幅下跌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8. 石油金融屬性增強,投機資金追漲殺跌造成油價短期大起大落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石油期貨市場指標創下多個之最,與其他金融資產的聯動性亦加強,凸顯石油的金融屬性,對國際油價短期大起大落起到推波助瀾作用。在年初國際油價不斷沖高階段,WTI與布倫特原油期貨持倉量均觸及270萬手的歷史最高紀錄。WTI原油期貨市場中基金交易者的多頭倉位創下歷史最高、空頭倉位創下2005年以來最低,多空倉位之比達到空前的9:1。下半年,國際油價與全球股票大盤指數相關性達到70%。不斷升級的中美經貿摩擦、全球經濟信心轉弱,使得全球金融風險資產普遍承壓,基金多頭倉位累計下降40%,創下史上幅度最大、速度最快的拋倉周期,引發油價深度下跌。

2019年國際石油市場展望

  2019年,伊朗石油出口問題、美國增產程度及“減產聯盟”產量政策前景將繼續左右市場基本面形勢。同時,全球經濟形勢、中期選舉后特朗普政治經濟政策走向、能源地緣政治局勢、中美貿易關系走向、美聯儲貨幣政策等均將對國際油價走勢產生重要影響。

  1. 全球經濟下行風險突出,石油需求增速繼續放緩

  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缺少進一步加速的動力,面臨更多的下行風險,預計增速將低于2018年。美國挑起的與其他國家的貿易爭端具有長期性和嚴峻性,它所代表的多邊主義、貿易自由化與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之爭將對全球宏觀經濟、金融市場產生重要而深遠的影響,從而影響石油需求和油價走勢。預計2019年世界石油需求比上年增加130萬桶/日,低于2018年每日140萬桶的同比增量。2019年需求增長仍將主要來自亞太地區,中國、印度和美國繼續引領需求增長,但增幅均較2018年有所下降。

  2. 伊朗出口前景仍將對市場供應格局產生重要影響

  雖然當前中、印、韓等8個國家和地區獲得180天對伊朗石油進口的豁免期,但美國通過限制伊朗石油出口打擊其經濟和改變中東地緣政治局面的目標沒有改變,且特朗普政府相對其前任對伊朗問題態度更加激進,20195月豁免政策到期后,伊朗石油出口大概率將進一步降低。201811月,伊朗石油出口量為128萬桶/日,未來最壞的情況下仍不排除會“全部中斷”。

  3. “減產聯盟”將繼續穩定市場和油價

  “減產聯盟”參與國在減產保油價與增產保市場份額中面臨艱難抉擇,但總體看適當控制產量使油價維持在“合適”水平有利于“財政收入”最大化。2016年年底“減產聯盟”成立以來通過幾次及時調整產量政策,有效平衡了市場供需。2018年年初,產油國曾表露起草長期合作計劃意向,這意味著沙特、俄羅斯等主要產油國之間的合作可能進一步加強。預計2019年“減產聯盟”將繼續發揮市場調節者的作用,以維護石油市場的供需平衡。

  4. 非歐佩克石油供應受美國引領繼續提升,但增速放緩

  美國頁巖油的資源、成本、技術等優勢仍將帶動其產量進一步增長,但主產區二疊盆地的原油管道運輸瓶頸使其產量增長受到限制。根據當前的管道建設計劃,2019年上半年原油管道運能投產有限,下半年180萬桶/日的新增運能上線將徹底緩解運輸瓶頸,需警惕瓶頸解除后美國原油產量快速增長給石油市場和油價帶來的沖擊。EIA預計2019年美國原油產量將達到1206萬桶/日,比上年增長118萬桶/日,低于2018153萬桶/日的增量。除美國之外,巴西增產將抵消加拿大和墨西哥產量下降,預計2019年非歐佩克國家總體將增產150萬桶/日,低于2018240萬桶/日的增量。

  5. 2019年世界石油市場整體寬松,但市場變數較大

  2019年世界石油需求增長小于非歐佩克石油供應的增長,即使“減產聯盟”全年執行其120萬桶/日的減產承諾,全球石油市場仍面臨供大于求壓力。石油市場的平衡將依賴于“減產聯盟”的主動減產力度以及伊朗、委內瑞拉、利比亞等國的被動減產幅度。預計2019年世界石油市場對歐佩克原油產量的需求為3160萬桶/日,低于其2018年產量水平。

  6. 政治因素和突發事件仍將對油價短期走勢產生重要影響,美元的影響仍有限

  2019年美國對伊朗石油出口制裁前景、美國和沙特關系,委內瑞拉、利比亞和尼日利亞等主要產油國局勢等均有較大不確定性。目前石油市場出現的過剩局面主要靠“減產聯盟”政策調整解決,但沙特減產決心或多或少將受到政治因素影響。委內瑞拉政治經濟局勢不斷惡化、產量恢復至相對高位的利比亞和尼日利亞局勢動蕩,若這幾個產油國意外出現供應中斷,在當前全球備用產能較低的情況下將對石油市場供應和油價走勢產生重要影響。

  2019年美國財政和貨幣政策帶來的經濟優勢將減弱,預計美元總體水平與2018年相差不大。因此,2019年國際油價走勢仍將由基本面因素、政治因素等綜合作用主導,美元對油價的影響將延續弱化。

  7. 2019年市場動蕩性不減,國際油價呈寬幅震蕩走勢

  基準情景認為,2019年世界石油市場將維持供略大于需態勢,下半年美國基礎設施瓶頸解除后產量增速再度加快將對油價產生較大壓力,“減產聯盟”將維持全年較大力度的減產,國際油價呈現寬幅震蕩走勢,布倫特原油全年均價范圍在60美元/桶至65美元/桶。如果伊朗石油出口全部中斷、委內瑞拉石油產量超預期減少、利比亞和尼日利亞兩國局勢動蕩導致石油供應銳減,則全球石油市場可能出現供不應求,國際油價將進一步提升,均價水平將進一步升至70美元/桶至75美元/桶;如果中美經貿摩擦等再度升級導致全球經濟復蘇受阻、“減產聯盟”減產執行情況變差、美國原油產量強勢增長,則全年油價將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均價水平或降至55美元/桶至60美元/桶以下。

  • 南陽同道石油機械制造有限公司Nanyang Tdpetro Machinery Co., Ltd
王中王平特一肖图